淨口業真言
嗡 修利修利 摩訶修利 修修利 娑婆訶

785-71098.jpg 

這次的活動沒有選書人 (甚至連選書都沒有)

不但是一次不用看書的讀書會

還是一個潛入活動!!

人丁單薄讀書會的成員偷偷地潛入已經經營十年之久的讀書會

主要就是要

圖‧個‧方‧便

 

這次的活動 想當然而

跟最近在史博館展出的梵谷特展很有關係

歷史悠久讀書會特別請來厲害的黃文叡先生當主講人

 

三個小時的時間

我只能說

聽君一席話(畫) 勝讀十年書阿!!

 

以梵谷先生的生平軼事當作主軸 (就是八卦)

他待過的幾個城市當做分界點

闡述梵谷畫作不同時期的重點轉變以及畫作中的符號學

 

梵谷 是個大家說熟不熟

說不熟又人人都認識點皮毛的畫家

我也是這樣

之前的了解 

梵谷是梵谷

向日葵是向日葵

 

知道是經典作品

卻不知道經典背後的心情和故事

 

對藝術史囫圇吞棗

因此看畫作就是看個開心

一切就讓自己的眼光和想法作主

(其實這樣也沒有不好啦...藝術欣賞是很個人主觀的嘛...)

 

但知道了這些背後的故事之後

反而更知道該用什麼樣的眼光來看不同時期的梵谷

 

這和面對這個世界是一樣的

可以一切都以自己為主

也可以在了解之後 再決定自己要用什麼眼光看事情

 

雖然這場讀書會

看似嚴肅

(畢竟跟死人和歷史有關)

 

但我畢竟不是嚴肅的人  我是柯南

 

因此整個內容最讓我匪夷所思的是

嘉舍醫生為什麼要給梵谷一把槍??

梵谷是一名精神病患 嘉舍醫生是他的醫生

一個醫生 怎麼會給一個精神病患 一把槍?

(這一段 可以用盛竹如的語調來表達)

 

雖然老師有解釋

1.槍是為了給梵谷在麥田作畫時趕烏鴉用的

2.醫生只給他槍 沒有給他子彈 (據說 烏鴉看到槍本身就會害怕 (謎))


趕烏鴉 不能給他一個稻草人就好了嗎!?

雖說 拿著一個稻草人出門是不太方便

 

但 醫生給的是一把左輪手槍

不是好大一把槍...


這讓我不禁想像那畫面

梵谷到麥田作畫

心裡想說

「最近好雖阿 耳朵不見 高更離開我」

「好不容易從精神病院放出來」

「又遇到一個蒙古大夫....好雖阿」

正準備開始畫畫 就有一群烏鴉來煩他

於是他拿出槍 烏鴉害怕的一哄而散

 

畫了一會兒  烏鴉又回來了

於是梵谷又拿出手槍來嚇烏鴉 烏鴉又一哄而散

 

一會兒 烏鴉又回來了

拿出手槍 烏鴉又飛走了

 

這時將鏡頭漸漸拉遠

原處走來兩個暮歸的農夫

「你看那個人 像個瘋子一樣拿著槍在麥田跳舞」

「他是瘋子沒錯阿 聽說是個發瘋的畫家 嘉舍醫生的病人」

「真的病的不輕阿~」

 

這話聽在梵谷的耳裡 又是一陣辛酸

「亙!這個蒙古大夫 給我一把爛槍 搞的我還真的像個瘋子 我真的死了算了!」

就這樣 種下了梵谷自殺的種子...

 

所以 趕烏鴉這種事 還是交給稻草人吧....

 

 


創作者介紹

圍兜兜要睡覺

kongwang4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猗冰
  • 哈哈..看了好幾篇您的文章..您真的很有梗!^^
  • 呵呵謝謝捧場呢!!

    kongwang411 於 2011/02/11 23: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